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君子的博客

欢迎各位来我空间坐坐.让我们彼此共享,用心交流

 
 
 

日志

 
 

【转载】老道口旧桥在火车轰鸣中走过百年  

2016-10-23 14:39: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道口旧桥在火车轰鸣中走过百年 - 回味沈阳 - 盛京 奉天 沈阳
                                 公和桥位于沈阳市老道口,横跨沈阳站站场,是国内目前宽度、跨度比最大的单索面斜拉桥。

   上个世纪的沈阳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的,这里曾有一座老桥,在火车轰鸣中走过百年后被拆除。

   老道口老桥留给了人们太多的故事和记忆,也有着沈阳人的太多的辛酸和光荣。

最初由一个工人把守

    老道口在哪?就是今天的公和桥那片区域,范围包括桥两侧和平区与铁西区、皇姑区交界处。上世纪九十年代,曾有个电视剧叫《老道口》,讲述的就是那个地方过去的故事。 

     从皇姑屯火车站出发,沿着纵横交错的铁路线向东再向南走出约一站地,就到了老道口。 这里相互交织的道口星罗棋布,两条跨越了百年的铁路线与附近居民的生活无法分割地构成了这里高密度的故事。

    上世纪初,沈阳百姓能见到的铁路只有两条,一是长春到大连路经沈阳的“南满”铁路,另一条是从沈阳去往北京的京奉铁路。 

    1891年,沙俄开始修筑西伯利亚铁路,为了达到侵略掠夺中国东北的目的,沙俄政府提出了把西伯利亚大铁路延伸到中国东北境内的要求,后来又通过各种阴谋手段,同李鸿章签订了《中俄御敌互相援助条约》,清政府允许俄国修筑从赤塔经过东北连接沙俄乌苏里铁路的“东清铁路”。“东清铁路”一路延伸,终于在1899年踏上了沈阳的土地。 

  原本,沙俄在距离今天沈阳站中心线以北1.2公里处建起了一座铁路车站,名叫“茅古甸”,即满语“谟克敦”的译音。大概位置就在新建的老道口立交桥稍北一点的位置。当时的火车站十分简陋,因远离城区,站前曾是一片荒野,只有一座俄式的青砖平房,5股线路。 

   1904年日俄战争中日本战胜,并获得了沈阳站的控制权。老道口的沈阳站被更名为奉天驿。 

    日俄战争后,以今天老道口为中心,东到西塔,南到北二马路的大片地区都是日本人占领的南满铁路附属地。日本获得附属地的权益以后,开始着手建设它的远东侵略基地,形成了今天沈阳站及太原街的最初布局。在那里,日本人开设了七福屋百货(今辽宁商场)、大和屋百货店(今太原街新华书店)、中古时装店(老联营)、几久屋(今和平商场)等商业建筑,还有日本人经营的春日町市场(也就是后来的和平副食)、青叶町市场、加茂町市场(后来的广州菜市场),是主要为日本人服务的副食品市场。

    到了1907年,沈阳已经是一座拥有30万人口的城市了,每年的旅客乘降人数更是高达50万人,由于客流量增加,奉天驿的砖房外又陆续搭起了4个临时木板房,可这还不够用。于是受日本政府扶持的“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在市街西部拨出一块土地用作奉天驿新址。1910年10月1日,就在现在的沈阳站站前广场上举行了盛大的搬迁仪式,原来的“茅古甸”车站附近就成为了铁路货场和仓库区,而车站北面形成了一处方便人们跨越铁路的东西走向的道口。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里还没有桥,一个由工人把守的道口,负担起这里的铁路和城市交通秩序。正是从那个时候起,人们给这个地方起了一个十分贴切的名字,叫“老道口”。

老道口旧桥建于1912年

   随着城市人口的增长,城市交通变得愈加拥挤,由平面道口实现的分时段通行已经无法满足城市交通的需要,1912年,这里修建了第一座钢结构的公路桥。当时规模较小,1926年进行了扩建。

    这座桥在解放以后的三十多年时间里,一直是沈阳中部地区横跨铁路线的唯一钢结构桥梁。与沈阳南部的混凝土两洞立交桥一起,成为沟通城市东西两边交通的枢纽。 

    时间进入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剥蚀和无数次修修补补之后,这座“老道口的桥”已难堪重负。两端引桥斜坡上的青砖被磨得坑坑洼洼,雨雪天里桥面得别滑,通行十分困难。两辆对开的机动车通过狭窄的桥面,一辆车必须先退让到人行道上对方才能通过。 两侧铁制桥栏锈迹斑斑,桥面大片沥青脱落,露出已经腐朽的木板。从桥下奔驰而过的火车头吐出的白雾,遮住了行人的视线,人们摸索着从桥上通过。 

    1983年老道口桥进行了大维修,更换桥面,并铺上沥青混凝土路面。  上世纪九十年代沈阳的城市化建设加快了速度,但老道口的桥依然如故。老道口与它北面的棚户区一起,成了城市“脏、乱、差”的代名词,成了城市里被遗忘的角落。当年,从老公和桥向下望去,可看到一片漫无边际的棚户区。

    2001年的“老道口桥”还是一座“丑陋”的跨铁路桥,单层桥四车道的旧桥横跨过数条铁路。破旧的栏杆、破损的桥面,已经承载不了日渐增多的车流。

    公和桥于2003年7月1日建成通车,地处铁西、和平、皇姑三区的交会处,是连接铁西、和平、皇姑三区的重要通道,其连接并延伸至兴华街的北一路双向10车道地面系统贯通,原从沈海立交桥到铁西区的车程也由最快40分钟缩短至15分钟。

    公和桥是目前沈阳惟一一座“独塔单索面混凝土斜拉桥”,共有16对斜拉钢索,最长的为136米,最短的为36米;每块桥梁板上斜拉一根钢索,共有32块桥梁板。“老道口”桥双向6车道,车道宽11.25米,两侧人行道各宽1.85米;下层为非机动车道,两侧各宽4.5米。 创下4个“全国之最”:236米长、32米宽的跨度比,为全国之最;在斜拉桥中,“老道口”桥的双层结构,为全国之最;建设时采用的“滑动模架”施工办法,为全国之最;“老道口”桥下仅30厘米处,就是6条哈大电气化铁路27500伏的高压电缆,施工所采取的安全防护措施,为全国之最。 

    新桥的建成,提高了通行能力,极大的方便了铁西与市中心及主要商业区的联系。

老道口棚户区这样形成

    在老道口桥向东不远处,是著名的三洞桥,三洞桥的“三洞”指的是由两座桥墩隔离开,依次排列的桥下三个通道,其中两个桥洞下是从沈阳通往北京方向的列车轨道,桥上是哈大铁路线。另一桥洞下是水泥路,供车辆和行人通行。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皇姑屯事件纪念地就在附近。

    三洞桥的桥面铺设着三组铁轨,桥墩有一半是水泥修筑一半却是青色花岗岩石罩面,最初的三洞桥桥面全由钢筋混凝土铺就,桥墩都由青石垒砌而成。这些改变记录着广为人知的“皇姑屯事件”,也就是1928年6月4日,张作霖从北平(北京)返回奉天(沈阳)途经此桥被炸身亡。

   皇姑屯事件是日本关东军精心策划和制造的炸死张作霖的阴谋事件。日本为掩盖真相,诬指系“南方便衣队员”所为,直至1946年 7月,“远东国际法庭”开庭审判日本战犯时,日本前田中内阁海军大臣冈田启介出庭作证,供认张作霖被炸是关东军所为。

   当年三洞桥上是日本人经营的“南满”(今哈尔滨-大连)铁路,桥下是由张作霖修建的京奉(北京-奉天)铁路。

   沈阳市人民政府于1997年10月15日,在“三洞桥”旁立了一块碑,刻有“皇姑屯事件”经过。2004年,张作霖被炸处及石碑列入沈阳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名录。现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内有模拟整个事件过程的影箱和河本大佐的供词。日本军国主义就是从皇姑屯炸车案开始,揭开了1931年“九·一八”侵华战争的序幕。

   史料记载 ,1911年9月中日双方商定,由中方修建三洞桥,使京奉铁路从桥下通过,“南满”铁路在桥上通过,并建联络线。1914年1月,在一条作为联络线的铁路的沟通下,京奉铁路和“南满”铁路开始联运。

    老道口桥向北不远处的珠江桥下,横跨着两组铁路线,北边的是原来的京奉铁路,而南边的铁路线,全称叫“沈山线北甲道口”,这就是那条当年让交叉而过的京奉铁路和“南满”铁路达到联运的联络线。它将沈阳站和皇姑屯火车站连在一起,也就是说从沈阳站始发的车不仅可以走“南满”铁路南至大连,北至长春,还可以通过联络线,由皇姑屯奔关内方向。

   随着联络线开通,铁路两侧开始有人种庄稼,住户逐年增多,最终逐渐形成了沈阳最大的棚户区,联络线上的火车在民房中穿行,司机在曲线上行车。

留下了太多故事和记忆

    老道口公铁桥,留下了人们太多故事和记忆,也有着沈阳人的太多的辛酸和光荣。提起老道口公铁桥,上个世纪的沈阳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就连外地人对此也不陌生。

    那时,时政光家住在皇姑北行。北边的北陵、西边的百鸟、南面的碧塘公园,小伙伴们玩腻了,他记得有一次有人提议到南站去玩,于是,一群半大小子出行了,从碧塘公园南的“三角地”奔砂子沟,经过当年的两洞桥,就到了“老道口”。

    几个人沿着铁路走的,不知不觉就快到了当时南站的铁路货场站,但见铁路纵横、信号灯杆林立。突然,几列火车相向驶来,把他们困在铁路线中。火车风驰电掣驶过,司机探出车窗大吼:“看你们瞎跑,不要命了!”大家吓得搂紧信号杆,免得被火车卷走 。

   出了“老道口”沿胜利街南行就到了南站,他们看见站前广场北边的邮寄托运部前停放着一排车,车装着一筐筐的山葡萄,用苫布蒙着,大概是要发运到酒厂制酒的。他们溜过去趁人不注意从筐中掏出一把葡萄转身就跑。那次出行,让他们见到了“老道口”的繁杂。 

    时政光下乡回城后,分配到沈阳粮食机械配件厂。这是由职工家属办的街道小厂刚升格为大集体的企业。厂子为辽宁粮食机械厂出售的机器搞外包装。那时,工厂还没有汽车,运输拉货都用带车子。这天时政光和青工小马以及几个中年女工,去购买包装用的铁线。他们拉着带车子从皇姑区砂河子出发,走长江街、珠江街,一直走到“老道口”。行走在千曲百折的小胡同,在晾晒的煤坯、成垛的柴火中穿行,终于找到了在棚户区深处的小厂。把购买的铁线装上车后,几个人顶着毒辣的日头任热汗流淌拉车子返厂。

  “老道口”新公和桥建成了,桥的两侧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涌起。昔日的“都市里的村庄”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花园绿地、高楼民居。 每当乘车在此经过的时候,总会有人特意拉开车窗,看看风景,透透气儿。特别是在夜晚,桥如长龙霓灯如虹,居高远眺,花园小区高楼大厦林立,千家万户灯光灿如星河。

    李先生第一次经过公铁桥,是还念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天中午放学,他和同学步行来到老道口,第一次站在这座桥上,望着下边奔驰着,呜!呜!叫着的火车,心理着实有点忐忑不安。转眼到了1968年秋天,他已经结婚成家,星期天时约妻子骑自行车去中山广场,第二次登上公铁桥,在他的记忆里,当时引桥桥坡很陡,推车上下桥,还得快跑,不然人和自行车不协调,弄不好还得摔跤。经过这里的年青人也气喘吁吁。桥上破烂不堪,桥下横七竖八的小平房烟筒,冒着黑烟,不仅污染空气,不小心还迷住行人的双眼,当时心想,以后绕着走,再不想登上老道口的公铁桥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